愛戀 affections

今天出去亂晃時,在住家附近的房子旁,發現了這一群九重葛,探出圍牆隨著風搖曳地向路人打招呼。剛好隨身帶著相機,就這麼機緣巧合的拍了下來。

九重葛

原本不知為它命什麼名,寫著這段文字的同時,再看著它的中心,突然讓我連到了戀愛的感覺,所以,這就是它的名字啦,“愛戀”。

bougainvillea

bougainvillea

first i didn’t know how to name it. then when i looked at the center again and agin, suddenly i was reminded of a feelings of affections. so here it is: “affections". it’s the name of this mandala.

生日快樂!

八月十一日,幾十年前的今日,母親生下了我,是該慶祝呢。也得謝謝媽媽,花了大把力氣,生下了她生平第一個孩子;據說,還是黑黑、皺巴巴、像個猴子般的瘦女孩… (其實他們還說:“看起來醜醜的”……啊~不爽啊~一生下來就被批評~!但是,以我目前的外觀,卻印證了“女大十十十八變”ㄚ~)

總之呢,生日嗎,就以這張充滿喜氣的鮮紅曼陀羅,送給我自己與辛苦生下我的媽媽,還有那些不小心跟我同一天生或生日同一天的人兒們。

祝我們生日快樂!!!

 

生日快樂!happy birthday!

生日快樂!happy birthday!

當光灑瀉時 when light shins through

其實上一篇文章,沒有這一段,或者說這幅第五天所出現的畫,就無法完整地表現我所描述的寧靜……天恩降臨的定與靜。

我真的不太知道我是否能清楚地表達我所感受到的,那種所有一切、所有人都是我內在的一部份,那種直挺挺地在那裡接受著存在的恩寵的感覺…

第五天的靜坐,自然地便“定”住了,內在空間無限寬廣,彷彿只有我存在,所有一切人事物都消失了,或說變成我的一部份,甚至無法說我當時心裡有感恩,任何的心情都沒有,就只有靜,與定。

在畫布上,只能夠、也只感覺到想要讓光從上面灑瀉下來,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表達出我的感受,或我在靜坐中所體驗到的。

光束一束一束地落下,停了一會兒,光粒子便出現了。

這,便是這個過程的完整呈現:

 

天恩

當你讀著這段文章,欣賞著這幅畫時,我人已在義大利。

十幾天的逗留,雖是工作,卻有著渡假的心情。

十八號回台後再繼續圖文的創作了。

啊~生命是包含全部的全部…

我需要來說說我先前的一個創作過程。它是強烈的,卻也令我聯繫到生命的禮讚,那極致、寬廣與活生生的寧靜。

活生生的生命力 vibrant life force

第四天,一樣是無念靜心的亂語與靜坐過後,用過午餐,再度回到約120×240公分的畫布。

順應內心,調了粉紅色。筆刷沾了濃濃的顏料,開始隨著能量畫出開花般或草的圖形,多餘的顏料沿著畫布流下來。粉紅色讓我感到愉快,顏料的流瀉也令人開心。

玩了一會兒的粉紅,就想要淡紫色。接著淡一些的靛色。

當濃一點的靛色上去,在右邊形成了一條很長的形狀後,往內在檢視一翻,突然感覺想要讓畫面右邊出現一棵顏色很深很深的大樹。

哇~!用海綿,全身在巨幅畫布上,由下往上刷著一條一條的樹幹時,內在有種說不出的頂天立地感。感受到自己是充滿韌性與力量的,那種從地上直挺挺的長出,往上蜿蜒的開展出去……啊~無法言喻的滿足。

一直畫到內在有個聲音說“好了”之後,往後退了幾步,看著整棵樹靜靜地站立在那裡,我進入了無語的空間中………….直到有個聲音說要“開花”。走向顏料區一邊想像幾種顏色,一邊檢視著內心的反應,直待大紅色出現時,裡面也有了一個大大的“好”。

好玩的是,我已經沒有小容器裝顏料了。將近20×30公分的淺盒,裝著紅色顏料。拿把小椅子墊腳,手伸入舀起顏料往樹上一潑,紅色的花簇“刹”地就出現在畫布上,顏色造成的強烈感受,讓我不禁停下來站在椅子上喘了好幾口氣…。三、四年前,還會令我有點噁心的大紅色,現在大辣辣的就在我的畫面上…,哇~…

休息過後,繼續讓樹開花。隨著花愈開愈多,我的心情也愈來愈洋溢。整個人變得好輕盈好舒暢,笑聲盈盈地從嘴巴溜了出來,感覺到鄰居的朋友也被我感染了。

這一天的整個創作過程結束後,有一種瀟灑過後的滿足與安靜。我大概只能說,當我們順應能量的發生時,過程(甚或結果)總是種驚奇。這幅畫便是。雖然它不是最後留在我畫布上的畫面,但卻是我記憶中一個珍貴的過程與留影。